扶摇剧情介绍

8集全集剧情
人气:147°更新时间:2019-08-01 19:53:24

剧集选择

添加剧情

第1集@@扶摇(杨幂 饰)长孙无极(阮经天 饰)禁崖初遇长孙无极阴差阳错成为太渊国世子@@

  扶摇自幼投太渊玄元剑派门下,但其资质愚钝所以处处受到排挤,也没有学到任何有用的功夫,后来被调到了玄幽部,这里是太渊国最低等的部门,平日里做一些打扫伺候人的人的工作,玄元剑派的大师兄燕惊尘(黄宥明 饰)很喜欢扶摇,只要有机会便会偷偷教授她一些功夫,扶摇对燕惊尘既崇拜又爱慕。

  扶摇私自闯入修行密室意图偷学功夫,不慎被太渊国的郡主裴瑗(李依晓 饰)看到,裴瑗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十分瞧不起扶摇,扶摇根本不理会她,从修行密室跑了出去。路上遇见了燕惊尘,就在二人说话之际,裴瑗带着丫鬟追了过来,她向燕惊尘告状希望他不要三番五次帮助扶摇,还利用门规威胁扶摇,可扶摇根本不害怕,她知道今日是太渊国最重要的祭祀大典,裴瑗作为玄元剑派的大师姐,岂有不在场的道理,这一样是触犯了门规,两人因此险些发生冲突,幸好有燕惊尘在一旁当和事佬。

剧照

  祭祀大典的钟声已经敲响,作为玄幽部的弟子无权参加,燕惊尘带着裴瑗一起赶往祭祀大典。扶摇不甘心想要长长见识,由于她身着黑色衣服不能现身祭祀大典,于是让同门师弟偷来了其他门派的衣服,偷偷混入到祭祀大典中。玄幽部的管理人周叔(秦焰 饰)发现闯祸王扶摇又不见了,料到她可能在祭祀大典现场,担心她闯下大祸,于是赶紧将她带了回来。

扶摇剧照

  周叔教育了扶摇一番,他清楚扶摇是觉得不公平,人不应该分三六九等,可无奈太渊国就是这样的规矩,功夫不好的弟子只能在玄幽部干杂活。事后,周叔安排扶摇下山去买酒,扶摇闲不住,想到终于可以下山,兴冲冲跑走了。

  太渊国昆京生变,大王卧病在床,他知道国公齐震(刘奕君 饰)一直觊觎王位,想除掉轩辕一族,于是他安排世子轩辕斋(刘誉坤 饰)联系可信之人章鹤年事先做好安排。大王病情加重,加上齐震的暗中使坏,他突然昏迷不醒,齐震身为国公自然不能坐视不管,于是找来太渊国玄元剑派掌门寻找名医医治大王。掌门找来了民间医圣宗越(赖艺 饰),他用针灸维持大王的性命。

  天权国太子长孙无极被太渊国国公齐震误以为是轩辕旻抓了起来,齐震带着他到玄元剑派暂时居住,掌门见状便料到朝中有变,他告诉儿子燕惊尘,这正是他的机会。长孙无极苏醒后不明所以,齐震测试了他的御水之术,确认此人是轩辕族后人,长孙无极谎称自己是轩辕旻,

  没想到齐震却行君臣之礼,告诉他太渊国大王将其封为世子,长孙无极听后激动大笑。

  城府极深的齐震对轩辕旻的身份还是有所怀疑,毕竟仅靠御水之术还不能断定他就是轩辕族后人,因为懂得苍穹之术者同样会御水之术,于是他安排义子暗中调查轩辕旻身份。

  扶摇得知小白病倒了,为了救他,扶摇深夜去禁崖采摘那朵可以救命的花,没想到却与长孙无极相遇,两人因为抢夺花打斗了一番,可惜扶摇技不如人,不仅没有拿到花,还被禁崖的树藤困住了。长孙无极见状幸灾乐祸离开了。(转载自剧情吧)||第2集@@扶摇与长孙无极再次相遇裴瑗首次亮明自己真实身份@@

  畋斗赛事关玄元大业,燕烈(李洪涛 饰)希望燕惊尘能够全力以赴为门派争光,同时暗示他不要被女儿情长所牵绊,作为父亲他很清楚儿子的心思,燕惊尘和扶摇之间的感情绝非师兄妹那样简单。燕惊尘自然也明白父亲的意思,谎称自己对扶摇并无其他感情,他知道扶摇是玄幽部的奴婢,二人之间的差距很大,他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,让父亲放心。

  齐震从燕烈口中得知了畋斗赛的事情,刚好现在还不是回昆京的好时机,所以他借此留了下来。齐震义子提醒他现在朝中章鹤年等人想要举兵造反,希望他能够回去主持大局,但是齐震自有相反,他认为现在正是查看人心的好机会,谁能够为自己所有,谁必须死,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检验。

剧照

  此时,裴瑗前来求见,原来齐震是裴瑗的姑父,她来到玄门剑派也不过是为了按照齐震的意思寻找可用之人,笼络人心,也是为了齐震掌控太渊国做准备。裴瑗在这里的日子很开心,齐震看出来她心中有钟意之人了,此人便是燕烈的儿子燕惊尘,于是他暗中决定促成这门亲事,对于他们两家来说都有好处。

  长孙无极拿着从扶摇手中抢来的百芝兰来找贴身侍卫江枫(高瀚宇 饰),江枫助他服下花蕊,从而继续保持他的御水之术,否则一旦功力减退很容易被齐震发现破绽。扶摇从泥潭中挣脱,偷偷回到玄幽部,却被周叔发现,周叔看到浑身脏兮兮的扶摇便知道她又出去闯祸了,刚要教训她,幸好小七(蒋龙 饰)出现替扶摇解围,周叔这才作罢。今天是燕烈宴请齐震的日子,周叔让扶摇赶紧换好衣服去上酒上菜。

  在宴会上,裴瑗第一次亮明自己的郡主身份,燕烈和燕惊尘父子都十分惊讶,没想到她竟然是齐震的侄女,裴瑗却让燕惊尘不要因此而和自己生疏,她永远都是他的师妹。扶摇前来上酒,却无意中看到长孙无极,两人四目相对了片刻,却被一旁的裴瑗打断,长孙无极故意使坏让扶摇给自己倒酒,然后让其将酒洒在了自己身上,正好找到了和扶摇单独出去的借口。他让扶摇服侍自己前去换衣服,扶摇纵然不愿意可也不敢违背掌门燕烈的命令,她看了一眼燕惊尘转身离开。

  扶摇和长孙无极在房间单独相处,她见过真正的轩辕旻,知道眼前的人并非世子,她看着长孙无极试图接近自己,立即借此威胁他,长孙无极并不害怕,还将扶摇揽入怀中,此时齐震义子送来衣服,这才打断了他们二人。

  扶摇从房间出来回到玄幽部,被小七告知他们养的猪小白病重了,扶摇很着急,此时周叔给她送来了长孙无极给的灵丹妙药,让小白服下。扶摇没想到长孙无极还算是有点良心,所以决定暂时不跟他计较。长孙无极的给扶摇的灵丹妙药是江枫苦苦练了很久的妙药,本来是给长孙无极服用增强功力的,现在却被送人,江枫有些生气,长孙无极解释本来抢了别人的东西就要归还,既然百芝兰无法归还,那就换一种东西也无妨。

  周叔叫走了扶摇,他说出了燕惊尘和裴瑗联姻一事,并安慰扶摇她和燕惊尘差距太大不会有结果,扶摇十分伤心,她去玄正派找燕惊尘,可惜却没找到人。此时的燕惊尘正和裴瑗在一起,他告诉裴瑗现在定亲为时尚早,但裴瑗却不这样想,根据现在的形势,只要他们联姻,对齐震控制太渊国以及玄门剑派都有好处,日后燕惊尘跟自己回昆京定然拥有锦绣前程。扶摇一个人落寞走着,无意中看到了他们二人在一起的情景,伤心离开。她转身去了树林中,没想到长孙无极一路跟踪,他想要和扶摇说自己身份的事情,就在二人对话期间,河中的猛兽惊醒,突然对他们进行猛烈追赶,长孙无极见状带着扶摇逃走,还故意让自己暴露在猛兽面前,不顾危险救下扶摇。(转载自剧情吧)||第3集@@裴瑗欲除掉情敌扶摇扶摇被陷害参加畋斗赛@@

  扶摇看着奋力奔跑的长孙无极,不想看着他因此而丧命,为救他扶摇现身吸引猛兽呲铁,就在呲铁想要攻击扶摇时,长孙无极突然出现和呲铁展开激烈搏斗,他利用技巧击中呲铁命门致使其晕倒在地。长孙无极根据呲铁的外形和特征判断出它的来历,他猜测一定有人在他们之前寻找过呲铁,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,便带着扶摇离开。即便扶摇知道了长孙无极的秘密,但他并没有想除掉扶摇的意思,这个特别的女孩出现在他的生命里,他有种说不出的开心。

  长孙无极希望扶摇为自己保守秘密,扶摇对他们之间的争斗并不感兴趣,不过在离开之前,她告诉长孙无极,长时间戴着面具生活会慢慢丧失自己,长孙无极看着扶摇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。

剧照

  扶摇独自一人坐在草地上回忆和燕惊尘的种种往事,此时燕惊尘来找她,表示自己从未改变对她的心意,只不过他必须以大局为重,为了玄门剑派要娶裴瑗,但他无法放下扶摇,想要带着扶摇去昆京,做自己的妾室,这样一来他们同样可以在一起。但扶摇根本不会接受,她毫不犹豫拒绝了燕惊尘,在扶摇心中喜欢是不可以分享,没想到燕惊尘竟然为了前途不惜娶一个不爱的女人,甘愿放弃她。燕惊尘看到扶摇拒绝自己很生气,他告诉扶摇在儿女情长和前途之间,他别无选择,本来他就有苦衷,扶摇竟还不理解自己的难处。两人因此事闹得不欢而散,他们二人的对话被裴瑗的奴婢阿烈(伍宇辰柠 饰)听到,阿烈将此事告知裴瑗,正沉浸在即将大婚喜悦中的裴瑗得知此事愤怒不已,她暗下决心除掉扶摇。

  深夜,一个黑衣人闯入扶摇的房间偷偷弄破了她的手指,第二天,扶摇的名字莫名其妙出现在畋斗赛的名单上,这让所有人都很意外,就连扶摇也一头雾水。燕惊尘看到扶摇的名字责备她为何违反规矩报名,根据扶摇的功夫这无疑是去送死,扶摇也并不清楚自己为何出现在名单上。原来这正是裴瑗的诡计,为了除掉扶摇,她只能用这样的方法,畋斗赛报名者需要刺自己指尖鲜血溶于素页方可报名,由于玄幽部向来没有报名资格,所以裴瑗才出此下策。

  裴瑗知道燕惊尘一旦知道扶摇参赛定会不顾一切保护她,为了让扶摇丧命在畋斗赛中,她亲自去找燕烈,将扶摇和燕惊尘之间的事情全盘说出,并将自己的计划告知,燕烈为了门派,为了燕惊尘的前途选择帮助裴瑗。裴瑗离开后,燕惊尘也来找父亲替扶摇说情,希望能够取消扶摇的比赛资格,没想到燕烈根本不理会,他竟然决定让扶摇参赛,生死由命,至于结果如何就看扶摇自己的造化了。同时燕烈提醒燕惊尘应该将心思放在裴瑗身上,而不是一个低贱的奴婢身上,燕惊尘见状,也不好再劝说父亲。

  周叔得知扶摇参赛一时,决定安排她离开玄门剑派,扶摇清楚一旦自己离开定会给玄幽部带来灾难,她不会为了自己的性命而置大家的生死不顾,她下定决心参加比赛。扶摇独自去了悬崖峭壁,燕惊尘也前来跟她道歉,希望上次自己的不当言语扶摇不要记在心上,并表示自己会在比赛中全力护扶摇周全。扶摇清楚他们二人已经无法回到从前,她表示自己不需要保护,一切听天由命,今后的路要自己走。

  燕惊尘见扶摇坚定的神情无奈离开,扶摇看着远处冉冉升起的太阳,目光坚定不移,她心中暗暗下定绝对,要改变自己的奴婢命运。

  畋斗赛如期而至,比赛的第一关名为斗神兽,规则是参赛人员进入到封印上古神兽的灵境地宫,将神兽封印解除并再度封印才算成功。玄元门派有两大基本功,宵淼术和镇魂气。参赛弟子根据自己的专长分好队伍,只有扶摇一人因为两种基本功都不会,所以两队都不肯要她,幸好有燕惊尘出面将扶摇带入到自己所在的队伍,这样一来他也能保护扶摇。

  比赛过程中,燕惊尘将扶摇拉到安全区域,然后和裴瑗一同对抗深受,裴瑗极其气愤,但紧要关头还是要先封印神兽,可惜她和燕惊尘联手也还是被神兽攻击倒地,扶摇认出了神兽就是呲铁,于是她利用长孙无极的方法,利用敲击声引开了神兽,想要踢它的命门没想到却被呲铁躲开,自己反倒受伤。(转载自剧情吧)||第4集@@长孙无极再次救下扶摇扶摇成功挨过燕烈惩罚@@

  扶摇虽受伤却并未放弃对战,她尽力吸引呲铁的注意力,燕惊尘担心扶摇遇到危险,来到她身边保护,本想保护扶摇,没想到扶摇因为打呲铁不小心弄伤了自己,就这样,扶摇在众目睽睽之下驯服了呲铁,并骑着呲铁出了地宫。在外面观战的燕烈和长孙无极等人十分意外,长孙无极认出了扶摇大声欢呼,一旁的眼里虽然生气却也只能跟着应和世子。

  扶摇赢得了比赛,玄幽部的弟子都为她高兴,小七更加钦佩扶摇,唯独周叔闷闷不乐,他知道扶摇胜利并非好事,根据燕烈的性格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扶摇,扶摇清楚周叔的担忧之处,她宽慰周叔以后的路自己会努力去闯,既然她能够赢得比赛,自然是天意,上天让她走上这条路,她决定尝试一番。

剧照

  长孙无极担心扶摇,特地给她送来晶水凝露让其解毒,扶摇不知道长孙无极为何要救自己,长孙无极并未说明原因,反而调侃了她一番。扶摇想要知道长孙无极的真实身份,长孙无极表示现在还不是时候,时机成熟自然会对扶摇说明自己的身份。扶摇见状也不再追问。

  玄正部,裴瑗正在为受伤的燕惊尘上药,燕惊尘是因保护扶摇而受伤,裴瑗得知后相当震怒,于是暗中设下圈套陷害扶摇,她下令扶摇不允许再走进玄正部一步,否则将以门规重罚。同时,她故意让人给扶摇送去燕惊尘沾满血迹的衣服,扶摇见到衣服后知道燕惊尘伤势严重,定然会偷偷前来探望,那时便是拿下她的好机会。

  果然,扶摇见到了燕惊尘的衣服,立即前去探望,却被告知不允许进入玄正部,扶摇担心燕惊尘,偷偷溜进了燕惊尘练剑的地方,见面后将长孙无极交给自己的药给了燕惊尘,燕惊尘十分感动,希望扶摇能够回心转意,可惜为时已晚,扶摇之所以送药是因为燕惊尘的伤势是自己造成的,现在给他要五也算是还人情,从此以后两人各走各的道路不再来往。

  就在扶摇想要离开时却被早已埋伏在暗处的玄正部弟子围住,以违反门派规矩为由对其进行责罚。燕烈一直等待最佳的时机处置扶摇,现在机会来了,他诬陷扶摇有偷盗之罪,作为一个奴婢不会有装有疗伤药物那样精致的瓶子,扶摇只说明此物是别人赠送,但并未说出长孙无极。燕烈趁机,请出无念之境惩罚扶摇,无念之境是玄元山的法宝,数百年来,凡事进入到此镜中的人无一能够活着出来,裴瑗和其他弟子等待着扶摇死在镜中的消息。

  扶摇在无念之境中奋力挣扎,在其被冰封在墙壁上时,长孙无极及时现身将其救下,这寒气非常人能够承受,扶摇却似乎并未被寒气要了命,这让长孙无极极为诧异。他抱着扶摇走出无念之境,扶摇出现在后山树林的消息被燕烈等人得知,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扶摇能够活着出来,裴瑗更是气得咬牙切齿。

  扶摇从昏迷中苏醒,周叔十分开心,他告诉扶摇终于逃过了一劫,只要扶摇活着从无念之境中出来,以后燕烈就不会轻易刁难她了。经历了这么坎坷困苦,扶摇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内心,她决定要变得更强,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,周叔知道自己无法劝说倔强的扶摇改变想法,只好妥协,他叮嘱扶摇安心养伤,养精蓄锐准备下一轮比赛。

  畋斗赛第二轮比赛即将开始,燕烈向众人公布了比赛规则,按照规则这一次两两组队,共同抵抗危险。裴瑗和燕惊尘自然组成一队,并系上红绸缎作为他们队伍的标志。第二天,扶摇比赛前遇到了周叔,周叔将自己手中的烧火棍交给扶摇,希望她能够在比赛中平安,活着回来。

  比赛开始时,燕烈故意安排扶摇和弟子阿辰一组,他早已叮嘱好阿辰,比赛开始不要理会扶摇,将其丢在险境之中。比赛前燕惊尘还希望扶摇能够改变心意退出比赛,毕竟稍有不慎她就有可能送命,扶摇根本不挺他的话,果断拒绝。

  燕烈、齐震和长孙无极等人在镇山之宝芦榷引盒前观看比赛情况,他们能够纵玄元山的全部景色,按照规则,燕烈拿出了红龙烛,参赛者两人为一组,在红龙烛燃尽前完成比赛中的要求,成功取得平衡木中央轴中的龙骨伞,并到达指定地点的人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完成比赛便可获胜,红龙烛上的幼龙会吐出与获胜者身上绸缎颜色相同的火焰,未能在指定时间内完成的参赛人员则被淘汰出局。燕烈介绍完比赛规则后邀请齐震点燃红龙烛,此次比赛正式开始。(转载自剧情吧)||第5集@@扶摇第5集@@

  扶摇跟长孙无极二人合作默契,紧随其后地取到龙骨伞。正当扶摇想手持龙骨伞之时,长孙无极却率先一步,他手持着龙骨伞,揽着扶摇的腰部一同下降。佳人在侧,长孙无极调侃起了扶摇,可龙骨伞却突然间四分五裂,二人往下坠落。长孙无极得知扶摇会水性后,他用力一击,将扶摇送到水中,自己则狠狠撞在悬崖壁上。扶摇在坠落之际松开了手中的烧火棍,烧火棍变幻出形态,牢牢地扣在潭底。同时,扶摇也掉落到潭底,她睁眼醒来,只见眼前有几个水珠汇成的小人在比划着招式,而她手上也有一把水珠幻化成的剑,她身形不受控制地随着小人一同练习招式,在习完招式后,几个小人全都融入到了扶摇的身体里,扶摇头疼欲裂,承受不住地晕倒过去。

  龙烛香即将燃尽,扶摇尚未归来。长老提起祖制,称未在规定时间内回来的人只要拿到龙骨伞下的挂珠,芦榷转引盒便有所指示,参赛者可顺利进入到下一轮。与此同时,穹苍境内产生异象,幻生殿殿主非烟在看到异象后兴奋不已,天生异象便意味着五色石少女终于出现了,也意味着帝非天即将重现世间。扶摇分集剧情第5集电视猫。

剧照

  龙烛燃尽,燕烈宣布畋斗赛次轮比赛结束。突然间,风云突变,云生异象,如龙蛇吐雾一般,有纵横万里之势。燕烈猜测此处是有真龙现身才会引得风云变合,长孙无极并不在现场,齐震心中一喜,暗自认为燕烈口中的真龙乃是指自己。比赛结束后,燕烈训斥着燕惊尘将挂珠给裴瑗拿出赛场一事,虽然燕惊尘跟裴瑗已经定亲,可燕烈始终还是将裴瑗当成外人看,他希望燕惊尘能够时刻处在于自己有利的位置上。训斥完后,燕惊尘问起扶摇的下落,在听到扶摇掉落悬崖,生死未卜后,燕惊尘满脸焦急,他想要出去寻找扶摇却被燕烈拦住,燕烈明确地告诉燕惊尘,扶摇只不过是一个奴仆而已,若是燕惊尘再过度关心扶摇,他必定不会轻饶燕惊尘,也不会放过扶摇。

  扶摇被周叔从后山谷深潭中救起,周叔请来医师宗越为扶摇救治,扶摇醒转过来,她的外伤并无大碍,可却忘了赛场上的所有事情,包括长孙无极前来助她比赛一事。宗越对扶摇的内伤无能为力,淡然地离开了玄幽部,而暗处的燕惊尘在看到扶摇无碍后也欣然离开。夜晚,扶摇一闭上眼睛就梦了到畋斗赛场上的片段场景,梦中还出现了长孙无极同她一起并肩作战的身影,她睡得极其不安稳。

  次日,齐震问起长孙无极昨日的行踪,在听到他去后山斗蛐蛐后,不由得出声劝诫长孙无极不可玩物丧志,不思进取。长孙无极知道齐震是在试探自己,他故意装傻,阿谀奉承着齐震,打消了齐震心底里的猜疑。这时,扶摇前来找长孙无极,长孙无极故意装出一副好色之徒的模样,让齐震识趣离开,齐震虽离开了房间,却还是无法完全相信长孙无极,他命云痕(梁译木 饰)暗中盯着二人。房间内,扶摇询问长孙无极是否到赛场跟自己联手比赛过,她虽忘记了一切,可她的梦中总出现长孙无极的身影。长孙无极一言否定了扶摇的话,却在听到扶摇梦见自己时出声调侃打笑着她。二人行为暧昧,声音令人遐想纷纷,令守在房间外的云痕相信了长孙无极的好色本能。扶摇分集剧情第5集电视猫。

  祖师殿中,燕烈将比赛中所逝弟子的名分删除,燕惊尘认为燕烈的做法太过残忍,可燕烈却称如果他们对失败者仁慈,那就是对历代祖师爷的侮辱,玄元向来都是优胜劣汰的残酷生存之道。燕烈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燕惊尘身上,他希望燕惊尘能够离开玄元山,跟着裴瑗去昆京,带领玄元派走向更远的未来。燕烈分析起眼前的局势,齐震老奸巨猾不好伺候,而新世子虽表面玩世不恭,实则极有可能在韬光养晦,他深知燕惊尘前方的路并不好走,所以他希望燕惊尘能够彻底地忘记牵绊,步步为营,小心翼翼走好每一步。

  长孙无极前来同宗越下棋,可一整盘棋下来,他的心思都不在棋盘上,只全程问着扶摇的身体情况。宗越称自己有一种喝下就能失去记忆的药物,他想让长孙无极给扶摇喝下,避免扶摇坏了他们的大计。长孙无极不肯,只称自己自有安排。另一边,扶摇自从被周叔救起后,她便每天昏昏欲睡,且每次都在不同地点醒过来,梦中还一直梦到有人逼她练功,这个消息传到了长孙无极的耳中,长孙无极对此深感兴趣,好奇不已。

  夜晚,扶摇睡前让小七将自己绑在床上,可她翌日还是在树林中醒来。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扶摇忽然间想起梦中的招式,她情不自禁地执起手中的长剑舞动起来。这一幕恰好被经过的长孙无极看到,长孙无极在扶摇即将走火入魔之际上前替扶摇输送真气,救下了扶摇。另一边,玄元派长老发现十二颗挂珠少了一颗,而芦榷转引盒明确指示出缺少的那颗就处于玄幽部中。||第6集@@扶摇第6集@@

  燕烈跟长老带人来到玄幽部,他们称挂珠的闪点在玄幽部的伙食房,要求二人交出挂珠。周叔问心无愧地表示挂珠并不在这里,他们从来不做这种盗窃之事,可扶摇却在众人的诧异下从衣兜中搜出了挂珠。燕烈想将扶摇带走,周叔情急之下,连忙跪地恳求燕烈放过扶摇一回,扶摇见不得周叔受委屈,她上前扶起了周叔并向燕烈提起了畋斗赛的规矩。按规矩,持珠者可进入第三轮决赛,这颗挂珠是她在第二轮比赛中获得,并非算偷。燕烈看着扶摇这副不知死活的模样,只冷笑着成全了扶摇,允许她进入第三轮比赛。燕烈离开后,周叔一脸的气急难过,他想出手打扶摇却又狠不下心来,只替扶摇感到担心。另一边,长孙无极从小老鼠的身上得知了扶摇要参加第三轮比赛,他一方面替扶摇担忧,另一方面又十分好奇扶摇会如何渡过这最后一关。

  次日,周叔闭门不见任何人,扶摇在门外拜别周叔,之后便义无所顾地踏上前往赛场的路。赛场上,燕烈向众人宣布比赛规则,最后一场比赛为二人对决赛,但要选出最终的二人还需经过一轮幻境,龙烛香上的十二色龙烛代表着十二位闯关的弟子,龙烛明暗则意味着弟子的成败,最终燃着的两色龙烛即是闯过幻境的两位弟子,二人得已进入最终决赛。比赛开始,弟子们逐渐被淘汰,就连身手了得的裴瑗也掉下幻境,被淘汰出局。令全场震惊意外的是,一路过关斩将,闯到最终决赛的二人竟是玄幽部的扶摇跟玄正部的燕惊尘。扶摇分集剧情第6集电视猫。

剧照

  燕惊尘看到扶摇,心中诧异震惊,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与扶摇对战的一天。燕惊尘认为扶摇并非自己对手,他不想要看到扶摇受伤,希望扶摇能够认输离开,可扶摇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她只想要跟燕惊尘做一个了结。若是她今天赢了这场比赛,她便可以恢复自由之身,她想要离开燕惊尘,离开玄元山。比赛开始前,裴瑗来到燕烈的面前控诉扶摇,称扶摇偷练了他派的邪功才走到的决赛,她希望燕烈能够取消扶摇的比赛资格。江湖各大豪杰皆汇集于此,为了顾及玄元派的颜面,燕烈只好故意忽略了裴瑗的话,宣布比赛开始。

  周叔前来现场观看扶摇比赛,他在台下为扶摇加油打气。比赛正式开始,扶摇一身黑衫力战白袍的燕惊尘,刀起剑落之间皆干净利落,不夹杂任何一丝私人感情,直到燕惊尘逐渐处于下风之时,扶摇这才扔下长剑,甘愿认输。她回想起燕惊尘曾经对她许下过的诺言,心底里很明白她跟燕惊尘始终不是一路人。扶摇离场,燕烈宣布比赛的胜出者为燕惊尘,可江湖各路英雄皆对比赛结果不满意,认为比赛不公平,要求燕烈给个说法。正在这时,裴瑗突然上前,她道出扶摇是贱婢的身份,大肆奚落着扶摇,甚至污蔑扶摇是用的魅惑妖术迷惑燕惊尘。众人皆向燕惊尘求证,燕惊尘为了自己的名誉附合着裴瑗所说的话。扶摇顿住了本想离场的脚步,她心寒地一个剑步上前,执起了场上的长剑,与燕惊尘重新一决胜负。扶摇分集剧情第6集电视猫。

  扶摇赴尽全力,燕惊尘并非是她的对手。尽管她让燕惊尘三招,可燕惊尘还是败在扶摇手下,扶摇的功法令全场之人皆叹为观止,燕烈眼尖认出了扶摇所使用的功法乃是失传已久的禁功“破九宵”,他趁扶摇不备之时上前打晕了扶摇,并对外宣称扶摇刚展示的是玄元派的禁功,此功凶恶难克,心性不善者修之将恶极难灭。因此,他只能先封了扶摇的功法,以清事由本源,再处决扶摇。

  扶摇被燕烈用乾坤链锁于密室内,燕烈要求扶摇交出破九宵的法谱,扶摇根本不清楚什么是破九宵,可燕烈却认为扶摇是在装傻,他告诉扶摇,若是扶摇一日不交,他便禁锢扶摇一日,若是扶摇一世不交,他便禁锢扶摇一世,直到扶摇肯交出来为止。另一边,畋斗赛后,燕惊尘因大失颜面而茶饭不思,燕烈进房间打醒了燕惊尘并将他带到祖师殿堂前,领他进入玄元派的密道,为他讲解有关破九宵的知识。

  密室内,周叔前来看望扶摇并用药迷晕了所有守卫,他用功法替扶摇疗伤并将破九宵的事情告诉扶摇,他深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可没想到就算他千藏万躲还是让扶摇学会了破九霄。原来破九宵便是扶摇在梦中所习的功法,它是剑法,也一股是真气,既能破除世间纵横,也能破除世间牵绊,是一种蕴含洪荒之力的剑法,也是燕烈毕生的追求。||第7集@@扶摇第7集@@

  扶摇一脸愧疚,泪流满面地向周叔道歉,周叔将扶摇的五色石交还给她,并嘱咐她戴着五色石去五洲各国,那里都有一处凝结灵气的地方,可助扶摇解除封印。虽然平日里周叔对扶摇又打又骂,可在周叔心底里,扶摇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。周叔面带安详地离开,扶摇心中悔恨地泣不成声,而玄元山的弟子也寻到了扶摇的踪迹。

  太渊国,御史大人章鹤年得到御鳞台穹顶已裂的消息,他慌忙到大殿面见轩辕韧(张东升 饰),恳请轩辕韧能够保重龙体,若是昆京没了轩辕家族的御水术,只怕昆京城就要被大水给淹了,轩辕韧拖着病重的身子起身,只大呼报应二字。昆京的消息传到了齐震的耳中,云痕劝说齐震回京,可齐震却固执地想等待幻生殿非烟殿主的消息,他苦心蛰伏这么多年,要的不是扶持轩辕家族当王,而是自己统领太渊国。现如今哪怕是用整个太渊陪葬,他也要等一个机会,长孙无极只不是过他备用的棋子而已。另一边,宗越再次提起长孙无极的使命,希望长孙无极能谨记平定太渊动乱的任务,长孙无极对眼前的局势十分了然,齐震迟迟不肯带他回昆京继位是想在这里等非烟殿主的幻生殿显现,请非烟殿主赐御水之术,倘若齐震得到了御水术,届时别说是王位,就是长孙无极这条命,齐震也不会留着。扶摇分集剧情第7集电视猫。

剧照

  燕惊尘从密道回来后便失魂落魄,燕烈称玄元近况大不如前,扶摇在赛场上的惊鸿一剑已引起各方的注意,现谁先抢先得到扶摇手中的破九宵,谁便能得到先机。燕烈将裂魂散交给了燕惊尘,让燕惊尘喂扶摇吃下。凡是吞食了裂魂散之人,一个时辰内必定会知无不言地告诉对方所有消息,可一个时辰后她便会神魂俱失,成为一团腐肉。扶摇重新被押回密室,她看着脖子上的五色石,不由得想起周叔的叮嘱,她暗自下定决心,一定会完成自己的使命,让周叔走得安详。

  裴瑗抢先在燕惊尘面前买通守卫带走扶摇,燕惊尘扑空一场,却十分欣喜扶摇不在密室。裴瑗将扶摇押到悬崖边,用小七威胁她死在自己面前。周叔已为自己搭上性命,扶摇不愿让小七再出事端。为了小七,扶摇甘愿纵身一跃,跳下万丈悬崖。殊不知,裴瑗非但在悬崖底做了机关,更是出尔反尔,一同将小七推下了山崖。坠落山崖的扶摇想抓住崖壁的藤条,可藤条皆被人砍断,扶摇根本无法紧握。就在这关键时刻,长孙无极的身影再度出现,他手握藤条而来,紧紧地拥住了往下坠落的扶摇,救了扶摇一命。未等扶摇松口气时,小七的呼救声传来,扶摇慌忙飞奔上前,拉住了小七。

  云痕寻到了非烟殿主幻生殿的痕迹,齐震心中欣喜,他准时在湖边设下香案请非烟殿主圣殿显灵。非烟殿主幻生殿显现,齐震想让殿主赐御水之术。非烟殿主称一切所求都要付出同等代价,齐震知晓非烟殿主能保持青春便是依靠王室的阳寿,他愿意以此和非烟殿主交换。非烟殿主听后,她将获得御水之术的办法告诉齐震,在红月之日,以摄坤铃为信,以轩辕血为铃,血祭天地,便可掌握御水之术。临离开前,非烟殿主再次提醒齐震,有所得必有所失,齐震必须记住今日的承诺。扶摇分集剧情第7集电视猫。

  扶摇坠崖的事情传到了燕烈的耳中,燕烈命门中弟子四处寻找扶摇的下落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裴瑗前来向燕烈认错,可她依旧不解燕烈要破九宵的原因,破九宵能给燕惊尘带来的富贵名利,她裴瑗也能给得起。燕烈想要的是燕惊尘将来能有自己的筹码,裴瑗此番坏了他的计划,他厉声地告诉裴瑗,扶摇之事她不得再次插手,即便裴瑗跟燕惊尘已经成婚,可玄元派的事情始终是玄元派的,与她与齐震都毫无关联。

  扶摇小七均得救,扶摇被长孙无极送到了宗越的住所,宗越对扶摇精心调理,只称自己是受人之托。扶摇不解长孙无极为何要三番五次救自己,可宗越也想知道长孙无极都自身难保了,为何还要管扶摇闲事。另一边,齐震命云痕用飞鹰将一封书信送往天煞,他想用天煞王战南城最在意的东西跟他借用天煞至宝摄坤铃。他已经参透非烟殿主给的方法,只要在红月之日,用轩辕之人鲜血祭献天地,再用摄坤铃将轩辕人的神识引到自己体内,他便可掌握御水之术,成为太渊之王。为避免节外生枝,齐震嘱咐云痕却将长孙无极关起来,一刻都不能让长孙无极离开视线范围。

  夜晚,天权国隐卫江枫前来见长孙无极,他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告知长孙无极,齐震已得到获取御水术的办法,正准备对长孙无极下手。长孙无极早就料到齐震的动作,他让江枫一切照旧,按计划行事。须臾,云痕带着大批人马赶到长孙无极的房间,可他却四处搜不到长孙无极的踪影,听到外边有一辆马车冲破关卡,云痕料定定是长孙无极,立即命人上前追去。云痕夜搜世子房间的这一幕落在了燕家父子的眼里,燕烈只让燕惊尘视若无睹,现如今他们把所有筹码都押在齐震身上,他们只能希望齐震赢。||第8集@@扶摇第8集@@

  宗越住所,长孙无极跟扶摇躲在草丛里,齐震前来要人,宗越坦然称自己并未藏匿任何人。为让齐震放心,宗越同意让士兵四处搜查,齐震闲暇之际,好奇地上前研究起颠簸内的金线蛇草,殊不知珍贵无比的金线蛇草怀有剧毒,齐震掌心立即变黑。宗越上前为齐震放血解毒,并称院子里还有其他近期炼制的余毒。话音刚落,几名士兵皆身中剧毒,宗越将解毒之法告知并让齐震自行抉择去留,齐震见搜查无果,只好下令撤离。

  扶摇跟长孙无极从草丛中走出来,扶摇感谢宗越的相救,可宗越却性子冷淡,直接越过扶摇回房。房间里,宗越为扶摇包扎手臂上的伤口,长孙无极凑近扶摇面前,称宗越是因自己才肯出手相救,他让扶摇要记得这份恩情。扶摇再次询问长孙无极救自己的原因,长孙无极戏谑称自己是因破九宵才救的扶摇。扶摇脸色微变,长孙无极这才道破九宵于他并没有任何用处,他之所以救扶摇是不想看到燕烈得逞。扶摇听后,向他表明自己会记得这份恩情,总有一天,她会报恩。随后,扶摇恳请长孙无极帮她一个忙,长孙无极知道扶摇心中所想,只称自己刚在疗伤时就已经将功力传给了她,可功力只能维持两个时辰。明日玄元溪将会涨水,正是他们顺流而下离开玄元山的好时机,若是扶摇想去找裴瑗报仇,她就必须在两个时辰内赶回来,才能赶得上离开的时机。扶摇分集剧情第8集电视猫。

剧照

  次日,裴瑗亲手做了晚膳给燕惊尘,可燕惊尘却一心牵挂着扶摇,他从裴瑗口中证实了扶摇跳崖的消息,心中震惊难过。裴瑗希望燕惊尘能够将重心放在他们的将来上,而不是已死的扶摇,可燕惊尘却讽刺起了裴瑗的尊贵身份,对裴瑗不再有往日的温情。另一边,扶摇来到她跟小七为周叔设的墓位祭拜,扶摇想起从前的点点滴滴,内心充满了愧疚悔恨。若不是她执意参加比赛,也不会连累了周叔跟小七。祭拜过后,扶摇拜别了周叔,她想带着周叔临终前的嘱托跟小七一起离开这里,去看一看这广袤的五洲大地。玄元山已再无牵挂,可扶摇内心最大的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叫周叔一声爹,她磕头认周叔为父,想跟周叔以父女相称,生生世世成为家人。

 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裴瑗从燕惊尘房间出来后就对着婢女大发脾气,她责罚婢女跪在雨中,自己则独自一人回了房间。裴瑗一踏进房间,就遭到了扶摇的袭击,扶摇以手中的小刀刮花了裴瑗的脸,伤了裴瑗。裴瑗忍不下心中这口气,她上前跟扶摇一同打斗起来,想要让扶摇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。二人的动静被房外的婢女察觉,可婢女却因裴瑗的跋扈刁蛮而见死不救,也不肯去通知其他人。另一边,燕惊尘来到燕烈面前,提出自己想悔婚的想法,裴瑗心狠手辣表里不一,他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妻子。燕烈坚决不肯同意,他让燕惊尘跪在大殿上,直到想通为止。

  裴瑗对扶摇赶尽杀绝,她使用祭血神功对付扶摇,可扶摇体内有长孙无极的内功,也绝非泛泛之辈。几个回合下来,裴瑗非但不敌扶摇,反被自己的祭血神功所伤。扶摇留了裴瑗一命,临离开之际,她亲眼看着裴瑗的婢女趁裴瑗昏迷时,拿着刀子上前毁了裴瑗的容颜。扶摇对裴瑗并无半分同情,只认为裴瑗是自食恶果。扶摇分集剧情第8集电视猫。

  齐震与云痕四处搜查长孙无极的踪影,扶摇赶到长孙无极身旁,与他会合。两个时辰已到,扶摇内力尽失,伤口又牵扯裂开。二人跳进水中,扶摇昏迷过去,长孙无极只好上前紧抱住扶摇,亲上她的柔软唇瓣为她口对口渡气。

  次日,裴瑗醒来惊觉自己容颜被毁,齐震跟燕家父子慌忙赶过来查看。人是在玄元山受伤,齐震要求燕烈给出一个交待,燕烈请齐震移步,二人一同到房外谈话。房间里,燕惊尘得知裴瑗是被扶摇所伤,扶摇没死的消息令燕惊尘心内欣喜不已,可容颜被毁的裴瑗却是神情奔溃,对扶摇痛恨无比,燕惊尘为了安抚裴瑗情绪,只好任由她紧紧地抱着自己。另一边,齐震提起裴瑗受伤,世子失踪的事情,他以玄元山的名誉威胁燕烈瞒下昨晚云痕夜搜世子房间的事情,替他善后。燕烈识时务地向齐震表明忠心,并声称燕惊尘对裴瑗一片真心,他娶裴瑗之心不会改变。

  长孙无极跟扶摇二人逃出玄元山,扶摇记起昏迷时长孙无极口对口为她渡气的事情,不禁脸色窘红地质问长孙无极。谁知,长孙无极非但脸不红心不跳,反倒是更肆意地调侃着扶摇。恰巧这时,小七牵来两匹马,扶摇一见小七,欣喜地跑上前。

扶摇电视剧相关信息:

  1、扶摇大结局揭晓_各角色结局如何

  2、《扶摇》扶摇结局孟扶摇的饰演者杨幂 介绍

  3、《扶摇》长孙无极结局长孙无极的饰演者阮经天 介绍

--== 选择主题 ==--